利记

利记官网 !
您的位置:首页> 荷花淀>

搅疙瘩

来源:利记晚报作者:赵志天时间:2021-07-20 11:32

搅疙瘩做法并不复杂:锅内放进适量的水和切好的菜,大火烧开,菜上撒一层玉米面。待面上咕嘟咕嘟冒出一个个气泡时,用筷子轻轻搅动玉米面,稍后把菜和面搅和在一起,用文火焖一会儿,再把菜和面用力搅拌均匀。如此三番之后,玉米面和菜叶团团抱紧,松松软软的搅疙瘩就可以出锅了。

我和村里的同龄人都是吃搅疙瘩长大的。小时候,太阳爬上东边山顶或滑下西边山头时,袅袅炊烟飘荡在小村上空,呼儿唤女回家吃饭的声音在街巷此起彼伏——母亲们已经把饭做好了。不用问,家家户户锅里无一例外都是搅疙瘩。

那个年代日子艰苦,搅疙瘩里可以放很少的面掺很多的菜,能节省不少粮食。疙瘩里的菜也不是真正的蔬菜,而是杨树叶和红薯叶。农历三月,天刚蒙蒙亮,村边的树林里就传来嘎巴嘎巴的脆响——早有小伙腰别闪光的镰刀爬上高高的杨树,把嫩绿的杨树叶一枝枝砍下来扛回家。女主人把片片嫩叶捋进筐,洗净,放进大锅开水烫过,再用凉水清洗几遍,切成细丝后倒入大缸,上面压一大块圆石,浸泡起来备用。嫩生生的杨叶片就这样变成黑乎乎的杨叶丝,充盈了乡亲们的口腹。霜降之前把红薯秧上的叶子采回家,跟杨树叶一样拾掇好泡进缸。杨树叶和红薯叶轮番接力,盘活了农家人一年四季的清苦日子。

杨树叶和红薯叶自带苦味,虽然又烫又洗,搅出的疙瘩终究口感欠佳。孩子们不懂生活的艰苦,吃饭时总是想尽办法把疙瘩里的叶子吐出来,每每端着饭碗凑到一起,都伸长脖子努起嘴巴,比赛谁吐出的叶子飘得高飞得远。叶丝乱纷纷地飞舞,地下已是斑驳一片,他们常常为此遭到家长的厉声训斥。我模仿大人在疙瘩里拌进辣椒以增进食欲,鲜红的辣椒因此亮丽了我的童年生活,刻进了我的味觉记忆,以至现在缺了辣椒我都食不甘味。

曾经的搅疙瘩口感不佳,营养也不丰富,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山里人。日日靠搅疙瘩果腹的父老乡亲却意气奋发,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我们举家搬到武汉市。每当母亲说要吃搅疙瘩时,我们兄妹4人齐声反对,说味苦,面粗,实在难以下咽。母亲只好作罢,笑着说:“你们这是赶上好日子了,过去不吃疙瘩就得饿肚子!”

搅疙瘩自此与我渐行渐远。

多年以后我们兄妹回老家看望一位姐姐。姐姐把饭准备得很丰盛,有米饭、馒头和水饺,有炖肉、炒菜和凉菜。把这些端上桌以后,姐姐笑吟吟地说给我们准备了稀罕饭。我问是什么,她却笑着让我猜,可我怎么都猜不着。姐姐拉着我来到厨房,揭开灶台上的锅盖,我俯身探头一看,却是一锅黄澄澄的搅疙瘩。这是姐姐在玉米面中掺了少许白面,用土豆丝当菜搅成的,不仅没有一丝苦味,反倒飘出一股清香。姐姐还特意准备了凉拌黄瓜丝、绿葱花和炸辣椒。我们捧着碗把搅疙瘩一抢而光,炖肉炒菜米饭馒头反倒受了冷落。

姐姐见我们吃得香甜,脸上笑开了花,说:“现在大米白面都吃絮烦了,俺们偶尔吃顿搅疙瘩换换口味。如果配上胡萝卜丝、鸡蛋、韭菜、木耳等下锅翻炒,做出的炒疙瘩味道更好,也更有营养。”

我很惊讶:疙瘩还能这样炒着吃?那不就像素面布衣的村姑施了粉黛穿了绫罗绸缎一样嘛!看来我也该学学搅疙瘩啦!

一旁的姐夫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,笑道:“如今年轻人会搅疙瘩的真不多,也再没人用杨树叶和红薯叶喽,皆因为光景越来越好过!从吃饭只图不饿肚子到讲究营养,从两间透风漏雨的土坯房到亮堂堂的新楼房,从出门靠步行到出门就开车,早先想都不敢想啊!还是党的政策好,咱山里老百姓都脱贫致富过上好日子啦!”

我深以为然。



相关新闻